校园新闻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校园动态 > 校园新闻
“图南月读”第一期
来源:原创    发布时间:2021-02-24 21:29:53    编辑:管理员    浏览:332次

为了更有效地引导学生积极读书、正确读书,同时达到“以读促写,读写并进”的目的,语文组主持倡导的“图南月读”活动正式启动。本次读书征文活动不分年级,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参与进来。

活动关键词:一月一师,一师一书,一读一写。

每月由一位老师负责推荐一本好书。编写好推荐词、征文启事,搜集、汇总相关图片,监制、张贴海报。公布个人邮箱,在规定时间内收集、整理学生征文。筛选、点拨、推荐优秀文稿在学校公众号上发表。


“图南月读”第一期

 


高粱梦

高二(13)班 吴天骄

有人说:读书的人,有梦可做。果不其然,书页翻飞后,合上《红高粱》,梦境拉开序幕。

我是什么时候躺下的?我凝视虚空,混沌而纯洁的湛蓝天空上浮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。我在浩荡密集的高粱地里行走,高粱棵子东倒西歪。这是哪一幕情节?没有雾,却藏着股浓烈的血腥味。我有些胆寒,只能故作镇定,身后的高粱穗子在暗中颤抖。

穿过无边无际的高粱地,我窥见墨水河边潮湿滩涂上那灰绿色的芦荟,额绿色的车前草,贴地生的野葛蔓,还有支支直立的节骨草。我深深沉醉其中,忘记了恐惧。书中的词语逐渐立体生动,它们在我的眼前,活了起来。

当我的视线随风落在那处工地时,高粱地里出现了膏药旗。一阵叽里呱啦的日语,让我头皮发麻。我的梦境不受我的辖制,我无法跳跃这残忍的篇章。不一会,天色暗了下来。

我为大展本领的中年人喝彩,为不通人情的骡子无奈,为被愤怒蒙蔽双眼的罗汉大爷着急。我额头上那一滴滴豆大的液体,不知是露水还是汗珠。我望向高粱地的东边,一弧朝阳冉冉升起,如同为审判到来率先拉开的血红帷幕。哭声震野中,我的左手死死捂住双眼,右手被牙齿咬得鲜血淋漓。我的全身似乎在血水里浸了一遭,鼻腔中、耳朵内、干涩的唇齿间均残遗下那份惊心动魄的痛与恨、鲜红与洁白。只有灵魂知道,噩梦在心里头扎了多深。

一片藏了生命和欲望的高粱地,也深埋着仇恨与恐惧。深思片刻,猛然发觉这一切,都要铭记。我们首先要面对过去,即使不能从中吸取教训,也不至于在无知中遗忘历史。抗日战争中誓死拼搏的不仅仅是共产党、国民军,土匪和农民们的英勇事迹同样值得歌颂。这些血腥和鲁莽的表述方式,或许更加真实。

我是什么时候躺下的?天还是蓝的,土墙上趴着玲子姑娘,她正看着那个白脸的任副官教唱革命歌曲。我不觉抿嘴笑问:“四目要相对几次,才会发生爱情呢?”玲子没回答,任副官也没说话。

玲子大着胆子要说的是什么话?戴凤莲为什么挡住余司令的手枪?余大牙遭枪毙时为什么要唱革命歌曲?任副官临走时又为什么要采下那朵苦菜花?这些都是心尖上的一星星花火,既温暖我的心,又折磨我的心。这场梦境就像一场探险,充满了未知的魅力,可以尽情撒野。可一旦预先知晓结果,旅程本身注定叫人心碎。如同假设全天下的英雄都清楚自己拥有英雄的实力,恐怕他们也不一定会成为英雄。

我是什么时候躺下的?此刻正是无云的天。高粱地里不闻人声,只见数十棵高粱凭空折断,蓑衣铺在上面。我忽然想起什么,轻轻闭上了眼睛。高粱地里两颗蔑视人间法规的不羁心灵,在旺盛地生长。这是场默片,但生命在呼吸。直到豆官撕肝裂胆地高叫一声“娘——”,我才睁开眼睛。眼前的戴凤莲格外美丽,她半睁双眼,双唇鲜红,后背上两个窟窿,散发着高粱酒的味道。

什么天国的音乐、宇宙的声音,统统充耳不闻,我只能听到高粱的呻吟呼号!我抚摸那深红的黑土,狂风吹长我的短发。鸽子来了,它们在进行无声的哀悼。我听到鸽子的静默,闻出高粱酒的精髓,瞥见如魔如佛的红高粱。戴凤莲看见了我,留下一个心满意足的笑。

我是什么时候醒来的?揉了揉眼睛,窗外旭日初升。我定了定神,脑海里还是那轮西下的夕阳,那片血染的高粱地,以及那些“杀人越货”“精忠报国”的男男女女。

生命只有一次,可梦境可以百转千回。虽然人生都有着一个不堪点破的相同结果,但书籍搭建了无尽可能的舞台,供你我翩跹起舞。


“图南月读”第一期


教师评语:

小说《红高粱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做梦的机会,而吴天骄同学的读后感——《高粱梦》又以梦境来架构,亦真亦幻,惊喜十足。梦境之虚幻和小说之虚幻,感受之真实和文学之真实,都形成了一种默契。所以,对于《红高粱》的读者来说,《高粱梦》是旧梦重温,又不只是旧梦重温。在《高粱梦》里,我们仿佛置身于穿越时空的虫洞之中,熟知的情节一幕幕飞驰而过:我们时而身临其境,时而感同身受,时而拍案叫绝,时而扼腕叹息。梦醒时分,你的心里会有两个声音,一个叫异曲同工,一个叫知音难觅。


上一篇:合肥市第三十二中学举行春季学期开学典礼

下一篇:借力高校优势资源,助推校本课程建设

}